<rp id="h2vzy"></rp>
    <dd id="h2vzy"><noscript id="h2vzy"></noscript></dd>
    <em id="h2vzy"><acronym id="h2vzy"><u id="h2vzy"></u></acronym></em>
    <tbody id="h2vzy"></tbody>
    灰色的“慈善”游走于監管之外

      郭美美微博炫富事件后,國內慈善事業迎來前所未有的一場嚴冬。 
      在郭美美事件還沒有塵埃落定時,一個24歲的女孩盧星宇在微博上透露:世界杰出華商協會與中國青少年發展基金會發起“中非希望工程”,要在10年之內募集15億人民幣,在非洲援建1000所希望小學。這個女孩是中非希望工程執行主席兼秘書長、全球華商未來領袖俱樂部秘書長。 隨著“盧美美事件”升溫,慈善話題再次暴曬在公眾的視線里。 
      讓人遺憾的是,對這兩起事件,公眾至今都沒有得到一個真正清晰的交代。
    “一圈一圈把我們套進去了”
      孫先生是山東一家中等規模地產公司的老板,去年7月,他突然接到一個電話,電話那頭的人叫王欣,自我介紹說是世界杰出華商協會的工作人員。
      孫先生回憶,對方說世界華商協會是個很大的平臺,很多大客商、企業家、名人、貴人都參加這個會議,小企業參加能認識一些人脈,得到自己需求的幫助。 孫先生事后才知道,王欣是在網上找到了他的聯系方式。王欣不斷給他打來電話,并寄來資料。世界杰出華商協會的資料顯示,這個協會擁有眾多高級顧問,包括聯合國副秘書長、原駐國外各國的大使。經濟學家厲以寧等還是這家協會的“經濟顧問”。最關鍵的是,世界杰出華商協會還宣稱,能給企業提供“融資”服務,孫先生被打動了。
      世界杰出華商協會按照級別高低,對理事長單位、副理事長單位和理事單位,分別收取39900元、9900元和3900元的年費;三年期和五年期的還有優惠。孫先生選擇的是理事單位,三年總共11700元,打折后共交了6900元,算是正式入了會。入會不到一周,孫先生被邀請到人民大會堂參加世界杰出華商協會的五周年慶典,前提是繳納代表費5800元。
      到北京后,世界杰出華商協會的人告訴孫先生,代表證只能參加普通的大會,只有貴賓才能參加更高端的會議,由代表升級為貴賓的途徑只有一個,就是繼續交錢。孫先生又交了5萬多元,代表證換成貴賓證。人民大會堂的慶典隆重熱烈,孫先生被安排坐在前十排,但升為貴賓后小范圍和領導合影的承諾并沒有兌現。
      隨后,一個叫曾憲忠的副會長找到孫先生,告知還有機會邀請協會主席盧俊卿擔任企業顧問,顧問費是三年100萬元。曾憲忠從傍晚一直游說到夜里,孫先生最終交了30萬元定金。但孫先生回到山東后,公司股東們對此強烈反對,孫先生找到曾憲忠,希望退回定金,但對方已不是先前的口吻。 
      在多次交涉后,曾憲忠提出,退錢不可能,不過可以幫助孫先生融資,前提還是聘請盧俊卿當顧問,并把30萬轉為一年的顧問費。孫先生只好與“北京杰出華商咨詢公司”簽訂顧問協議,協議中說,孫先生自愿繳納30萬元的顧問費。 孫先生說,聘請盧俊卿擔任企業顧問后,沒見到過盧俊卿。催得急了,協會工作人員干脆說,孫先生已經被列入協會的“黑名單”!斑@時候,我從糊涂中就恍然醒悟過來,就感覺他是一步,一個陷阱,一圈一圈把我們套進去了! 
    慈善只是他們經營的方式之一 
      登錄民政部民間組織管理局網站,查不到世界杰出華商協會的任何備案信息。協會大力宣傳的“顧問”之一、經濟學家厲以寧接受電話采訪時說,“根本不是他們的顧問,我不認得他們”。
      根據孫先生提供的地址,記者來到世界杰出華商協會的辦公地點——北京海淀區蘇州街3號大恒科技大廈。世界杰出華商協會主席助理石軍透露,他們有3萬多會員。至于為什么查不到備案信息,石軍并沒有回答。 協會宣傳資料顯示,協會注冊地是中國、美國、英國。知情人士透露,世界杰出華商協會實際上是2005年盧俊卿在香港注冊的“世界杰出華商協會有限公司”,股本為1萬港元。直到2009年“世界杰出華商協會”才在香港進行社團注冊,而此時它已經在大陸活動三年多。
      記者多次聯系協會主席盧俊卿,但盧俊卿最終拒絕接受采訪。盧俊卿此前接受采訪時承認,世界杰出華商協會確實是在香港注冊的,并多次強調是在做慈善,但多名協會會員說,在邀請他們入會時,協會強調的只是人脈資源廣泛,后來又增加融資服務,慈善很少被提及。
      在協會的辦公地點可以看到,協會牌匾下面還標識著協會的戰略合作機構——天九儒商集團。盧俊卿承認,世界杰出華商協會收取會費和咨詢服務費等業務,都授權給了天九儒商集團。根據公開資料,天九儒商集團的法人是李海寧。知情人透露,李海寧是盧俊卿的妻子。女兒盧星宇是中非希望工程執行主席兼秘書長。2006年起曾在協會工作過的員工小李透露,世界杰出華商協會實際上就是一家家族企業,慈善只是他們經營的方式之一。世界杰出華商協會也就是天九,是一碼事情。它的運作主要就靠會議產業,讓客戶來參加會議,同時再想辦法開發客戶。 
      盧俊卿此前否認進行“會議經濟”,并自稱是“得道多助”。
      曾在天九下屬公司任業務總監的劉艷明卻證實了小李的說法。米粉店和臭豆腐店都交錢入了會
      劉艷明透露,協會主要是靠賣牌子和證書,包括開會,開始時會議很少,主要是靠吸取會員,2006年時會員價一兩百元的都有。 劉艷明提供的內部資料顯示,天九公司內部規定,對外都必須統一以世界杰出華商協會名義聯系,不得濫用職務。 對發展孫先生這樣的企業家入會,天九公司稱之為會議代表開發,開發成功后,開發者和公司按比例分成。收會費和賣牌子是最基本的創收手段,劉艷明還提供了一份內部的《成功客戶申報表》。在這里,會員和理事單位的頭銜比比皆是,從市長到中學教師,從單位到個人,繳費金額從200元到12萬元不等。
      世界杰出華商協會從個人會員到副理事單位、理事單位、華人理事,再到終身會員,這些繁雜的頭銜各有價碼,每進一級都要交錢,終身會員收費達188萬元。有民間人士曾對華商協會做過調查,有據可查的理事單位就有500家。 
      知情人士說,世界華商協會的會員三教九流、五花八門,什么人都有。除了不知名企業的廠長、經理、董事長,還有湖南懷化的米粉店、江西南昌的一個臭豆腐店。只要交了錢都會頒發頭銜。記者拿到2009年世界杰出華商協會舉辦的一次會議的內部創收文件,在這份《服務項目清單》中,從與會議負責人同處休息室到代表致辭、嘉賓致辭,到大會發言、頒獎典禮發言,都被明碼標價,收費項目多達53項。 
      一份天九公司2010年的內部培訓錄音顯示,過去小范圍合影有的收費3萬元,有的是2.5萬元,有的是2萬元,一個會議的項目贊助是70萬元、80萬元,60萬元的較多,F在是38.8萬元,20個人就是776萬元;再加上100個人按會員標準每人收費58000元,兩個加在一起就是1300多萬元。 
    “說白了就是為了弄錢”
    盧俊卿始終否認“借會生財”,但同時承認,大部分會議經濟經營者確實行走于灰色地帶,“這個市場確實不干凈,魚龍混雜”。盧俊卿強調,這是一種不容易被別人接受的商業模式,并不影響其做慈善。民政部民間組織管理局副局長楊岳卻認為,社會組織都是非營利性的組織,像天九公司這樣,打著非營利組織的名義去宣傳、招攬會員,協會和公司間的操作存在實際上的利益關聯。
    楊岳說,實際上,它所有的運作行為都是經營性行為,以企業的名義去收費,兩家捆綁到一起,牟取不當利益。
      被曝利用社團名義非法斂財的,不只世界杰出華商協會一家。比如,中國經濟貿易促進會冒用國務院僑辦等名義,開展“全球華人企業家與政府官員高層論壇”等。 “說白了就是為了弄錢,在香港注冊的社團有這個明顯的特點!睏钤劳嘎,截至今年6月,民政部門注冊登記社會組織已達44.8萬家。而在境外和香港注冊的離岸社團在內地基本處于不能登記、無法監管的空白狀態。 楊岳說,不登記就意味著不能把這批組織納入正常的監督和管理,像世界華商協會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
      北京師范大學壹基金公益研究院院長王振耀認為,許多協會選擇在香港注冊,反映了中國內地在慈善制度建設上有待加強。

     

    下载日本免费的色情大片,亚洲国产在线视频中文字,日本毛片的免费高清视频,爱滋初体验在线观看完整版

      <rp id="h2vzy"></rp>
      <dd id="h2vzy"><noscript id="h2vzy"></noscript></dd>
      <em id="h2vzy"><acronym id="h2vzy"><u id="h2vzy"></u></acronym></em>
      <tbody id="h2vzy"></tbo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