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usxqw"><pre id="usxqw"></pre></tbody>
  • <tbody id="usxqw"></tbody>

      <button id="usxqw"></button>
      1. 誠信是企業的第一資本

             張國清(浙江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  1964年7月生,哲學博士,在《哲學研究》、《管理世界》、《浙江大學學報》、《復旦學報》、《學術月刊》等學術刊物發表論文20余篇,出版學術著譯作10余部,F主要從事政治哲學、法哲學、政治學理論、公共政策等領域研究。

         

         

            商報記者 葉根琴   有了錢,就可以做生意;有了人,就能做成生意。然而,要想做好生意,除了有錢和人之外,還應當有第三樣東西。它就是誠信。今天,與前兩者相比,誠信是企業的第一資本。

            誠信是企業的立足之本

            失信正在成為

            一個令人不安的問題誠信問題

            是一個世界性難題

            誠信是企業的立足之本,創新是企業的發展之道。一個企業要想生存下來,獲得持續的發展,兩者是缺一不可的。

            令人遺憾的是,在日益激烈的市場競爭中,一些企業為了求得生存,往往只顧及創新,而忘記了誠信。三鹿的“三聚氰胺”、雙匯的“瘦肉精”、達芬奇的“進口家具”、家樂福的“以次充好”和“過期食品”……這些事件通過互聯網絡迅速傳遞到每一個角落,一再觸及公共道德底線,沖擊世人信奉的真實、真誠和誠信等理念。幾乎每天都在發生的諸多企業失信事件,都有一個共同點,就是創新有余,而誠信不足。個別企業的誠信甚至已蕩然無存。顯然這類事件一經曝光,所有當事者極有可能全盤皆輸。

          

          

            失信正在成為

            一個令人不安的問題

            企業失信正在成為一個令人日益不安的問題。企業失信是在市場領域發生且產生顯著而持久惡劣影響的,以信任、信用和信譽之濫用或誤用為特征的基本惡,比如,各行業從業者,主要是市場從業者,違反契約精神、惡意違約、短斤少兩、以假亂真、以次充好。企業失信的主體是各行業從業者,受害者是整個社會。企業失信使人們對產品質量和服務喪失應有的基本信任,使人與人之間的懷疑或不信任成為常態,使整個社會都有一種受騙上當的感覺。

            企業的誠信問題不只發生在企業與消費者之間,而且發生在企業與企業之間、企業與政府之間、企業與公共組織之間。企業誠信問題的實質是以什么方式獲取利潤和利益的問題,是企業的社會責任與企業的經濟利潤的關系問題。顯然,以不道德手段謀取利潤會使一些企業和企業家取得暫時的成功或巨大利潤,但終究會令其付出巨大的代價。這里的不道德手段主要指有違誠信的手段。

          

          

            誠信問題

            是一個世界性難題

            在全球化社會里,誠信問題是一個世界性難題。誠信問題不只是發生在市場領域,發生在企業界。與誠信問題有關的公共事件也層出不窮,頻繁見諸于公共媒體。環顧四周,政界、學界、文藝界的誠信丑聞與企業界相比“毫不遜色”。

            有人說,我們之所以每天都面對各種與誠信有關的丑聞,不是因為今天比昨天發生了更多的丑聞,而是因為我們今天比昨天擁有了解這些丑聞的更便捷通道。這要感謝互聯網的發展。然而,誠信問題和不道德丑行的集中暴露或集體曝光,并沒有模糊我們判斷是非的界限?v使有世界范圍的丑聞或丑行的泛濫,但是它們無法從根本上泯滅我們的良知,無法壓制我們對善良意志和良好秩序的渴望。

            所以,世界的混亂、社會的復雜、政府的無力、公民的道德水準低下,如此等等,都不是企業界規避或推脫誠信的借口。

            要認真反思企業倫理問題   美國著名的管理學家德魯克在談到企業倫理時特別強調,做企業要講信用,要遵守倫理道德,要培養公民態度,要有人類社會的終極關懷,要讓公民體面地生活。企業要搞倫理道德投資,要消費符合公德條件生產出來的產品,要尊重人權。做企業不一定做慈善,但是做企業一定要遵守企業倫理。做企業就是做誠信的事業。這是永遠都不會錯的。

            然而,在企業實踐中,企業家至今仍然迷惑不解的是,在做誠信和做利潤之間,企業究竟應當優先選擇哪一項。最近地產企業家潘石屹明確提出“不會賺錢的企業家是可恥的”。但是,我們認為,以誠信為代價來賺錢的企業家是更加可恥的。

            講到誠信和賺錢的關系,至少可以追溯到古希臘哲學家柏拉圖那個時候。在《理想國》中,哲學家蘇格拉底當時就曾經和其他幾個智者爭論過一個問題:在講信用的商人和不講信用的商人中,哪一個商人能獲取更多的利潤。這個問題在休謨的《人性論》中討論正義問題時又被認真地提了出來。休謨認為,在一個“以有限的利他性和狹隘的慷慨性為基礎”的社會里,講信用是“人為的正義”,是一種比自然的善更高的善?v使雙方都是自利的,然而講信用的商人優于不講信用的商人,因為“我們只有借助于這樣一個約定才能最好地照顧到這兩方面的利益;因為我們只有通過這個解決辦法才能維持社會。而社會對于他們的福祉和存在和對于我們的福祉和存在一樣,都是同樣必要的!毙葜冋J為,講信用是一個雙贏的方案,是實踐上的最佳方案。遵守契約,遵守信用,“約定表現了對等觀念”。

            后來,商人是否要講信用的問題在學理上成為有名的“囚徒困境”問題。美國政治哲學家約翰·羅爾斯在《道德哲學史講義》中專門討論了休謨提出的“對等”觀念和“囚徒困境”問題。在休謨那里,“對等”概念是一個“以一報還一報,以善報善,以惡報惡”的概念。羅爾斯在1971年發表的一篇論文 專門討論了“對等的正義”,中國學術界把休謨的那個“對等”概念大多翻譯成“互惠”概念。所以羅爾斯的那個論文的題目也被譯成“互惠的正義”。這是一個很大的誤解。浙江大學經濟學院的汪丁丁教授注意到了這一點。在一次浙江大學法學院的小型討論會上專門提到過。實際上,在“囚徒困境”的博弈中,“互惠”只是“對等”博弈中的形式之一或選項之一!盎セ荨边h沒有“對等”能夠傳達出公共領域或市場提出的倫理要求。   誠信是企業對社會責任的必要擔當

            做企業就是做誠信的事業

            從字面上講,“誠信”、“誠實”或“信用”是踐諾守信,以誠相待,是言而有信,童叟無欺,是欠賬還錢,天經地義,是真誠正直之良善意愿和行為的總稱。撒謊、欺詐、造假、作偽證、偷盜等行為是誠信或誠實的反面。關于“誠信”、“誠實”或“信用”,中國古典文獻有許多經典論述。比如,“人之所助者,信也”(《周易》)!安粚毥鹩,而忠信以為寶”(《禮記》)!叭硕鵁o信,不知其可也”(《論語·為政》)!罢\者,天之道也;思誠者,人之道也”(《孟子·離婁上》)。在現代社會,“誠信”、“誠實”或“信用”是人類社會關系的透明展示,是人與人之間的心靈契約,是維系社會中人與人之間相互信任、相互合作、相互約束、相互監督、相互幫助和相互關切的,促進社會進步、發展與和諧的重要社會資本。從個體層面講,誠實是做人的基礎。從企業層面講,誠信是企業利益與和社會責任的必然擔當。德國古典哲學家康德說,“誠實要比任何政策更好……而且確實是一切政策必不可少的條件!比藗冇烧\實或誠信而在社會中產生信任、信用、信譽等關系。誠信是信任、信用和信譽的統稱。

          

          

            做企業就是做誠信的事業

            要想改變企業失信的狀況,就要完成企業和企業家的角色轉換,完成企業家形象從“兩眼盯著利潤的人”向“心靈呼喚真誠的人”的轉變,從“追求基本利益的人”向“追求人間真情的人”的轉變,當面臨“利潤”和“誠實”的抉擇時,要讓“誠實”先行。對“誠實”的追求,而不是對“利潤”的渴望,是“企業家精神”的另一個表述。只要有了“誠實”,縱使沒有必要的“利潤”,縱使企業利益受到了一定的損害,但是最終社會或市場會認可這樣愿意自我犧牲的企業。所以,就如何樹立企業誠信而言,有些話雖是老生常談,但決不是可有可無的。

            今天的企業誠信的確遇到了挑戰,但我們大可不必悲觀。畢竟,與令人遺憾的企業失信事件相比,每天都有更多平凡、感人而偉大的人間戲劇在反復上演。它們觸動我們多少有些麻木的神經,激起我們對人間同情、寬容和團結的渴望。它們使我們看到,人間還是有真情的,有大愛的。它們是人類真實情感的真實表露。就像一位普通當事人說的那樣,她向陌生人伸出援手,只是出于人的本能。那是愛的本能,容不得稍加遲疑,更與任何高明的哲學指導或繁瑣論證無關。

        下载日本免费的色情大片,亚洲国产在线视频中文字,日本毛片的免费高清视频,爱滋初体验在线观看完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