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h2vzy"></rp>
    <dd id="h2vzy"><noscript id="h2vzy"></noscript></dd>
    <em id="h2vzy"><acronym id="h2vzy"><u id="h2vzy"></u></acronym></em>
    <tbody id="h2vzy"></tbody>
    項目經理出軌,誰埋單?

      飛云建設公司碰到的"烏龍"事件,在建筑業內并不少見。假設項目經理今天寫個欠條,明天寫個欠條……建筑公司就必須無休止地為此"埋單"嗎?
      雖然臨近春節,但浙江飛云房地產投資集團董事長曹云飛正在為一件"莫須有"的罪名奔波,此事讓他十分窩火。2010年2月5日,他告訴《浙商》記者:"欠債還錢,天經地義!如果我曹云飛欠了人家的錢,我肯定還。但如果是人家強加在我身上的債務,我會尋求一切法律途徑來解決。"
    背上"黑鍋"
      2009年12月21日,浙江省麗水市中級人民法院的一紙民事判決書,讓曹云飛傻了眼。該院駁回飛云房地產投資集團旗下浙江飛云建設有限公司的上訴,終審判決維持浙江省縉云縣人民法院原判。
      此前1年,厲云啟的一紙訴狀將浙江飛云建設有限公司告上了法院。厲云啟稱,自2006年2月開始,他與被告飛云建設公司下屬的"黃龍香格里拉Ⅲ標項目部"約定,由其分期分批向該項目部所在工地供應建筑用鋼材。
    2007年2月15日,由"黃龍香格里拉Ⅲ標段"工程的實際承包人倪建慶出具一份欠條,稱欠厲云啟鋼材款44.966萬元,約定按月2%計付利息。同年8月14日,由該工程的現場管理負責人田雄飛出具一份欠條,稱欠厲云啟鋼材款26.73萬元,并約定當年8月底前付清,按月2%計付利息,如逾期則按月5%計付違約金。
      此后,厲云啟多次向"黃龍香格里拉Ⅲ標項目部"催討上述款項未果。于是,厲云啟向法院提起訴訟,要求飛云建設公司償付鋼材款71.696萬元,并按約定支付利息和違約金至還清款日止。
      欠債還錢,天經地義;不過事實真如厲云啟所說的那樣嗎?曹云飛向《浙商》記者透露:"其實倪建慶所欠厲云啟的并非鋼材款,而是個人借款。"
    為此,曹云飛向《浙商》記者出具了一份由倪建慶簽字并按指印的借條,稱其2007年2月14日向厲云啟借61.28萬元,約定按月2%計付利息,如逾期則按月10%計付違約金。此借條由田雄飛作證,并作此說明:黃龍香格里拉Ⅲ標東區鋼材款債務已與厲云啟全部結清。
      蹊蹺的是,前后兩件事情,明顯自相矛盾。事實到底如何?
      2008年12月20日,倪建慶又專門寫了一份"情況說明",稱上述借條屬于私人借款,鄭重說明2007年2月15日所出具的44.966萬元欠條與實際情況不相符,當時是按照厲云啟的意思才出具了欠條。
    事到如今,事實基本明朗:原來是倪建慶向厲云啟借了錢,倪建慶還不起,于是兩人"一不做,二不休"找了飛云建設當"冤大頭",簽了份假欠條,讓飛云建設來承擔倪建慶的欠款。
      然而,縉云縣人民法院認為,飛云建設公司應當對該工程的實際承包人對外實施的民事行為承擔法律責任,判決飛云建設支付原告厲云啟鋼材款71.696萬元,支付利息27.6966萬元,違約金19.2456萬元,共計118.6382萬元。
    項目經理能代表建筑公司嗎?
      飛云建設公司碰到的"烏龍"事件,在建筑業內并不少見。假設項目經理今天寫個欠條,明天寫個欠條……建筑公司就必須無休止地為此"埋單"嗎?
      建筑業是浙江省的拳頭產業,全省建筑業企業超過5600多家,總產值已連續7年位居全國前列,上繳稅金占全省地方財政收入的比例多年來保持在10%以上。無辜為項目經理背上"黑鍋"的飛云建設,引發我們的思考:項目經理能代表建筑公司嗎?什么樣的事情算是公司行為?什么樣的條子能算作公司合同?
      浙江飛云建設中標承建浙江省縉云縣"黃龍香格里拉Ⅲ標工程"后,與李文羽簽訂了《單位工程全額承包合同》,約定由李文羽以工程直接費百分之百的承包總價一次包死,工程中的主材、半成品由其自行采購。合同簽訂后,李文羽組織施工隊伍,又將其中的部分工程承包給倪建慶,倪建慶在施工過程中雇用了田雄飛。
    在整個工程建設過程中,飛云建設只與李文羽及其委托的收款人發生了工程款的領付行為。李文羽不是飛云建設的員工,既不領取工資報酬,也不交納養老保險,與飛云建設沒有勞動關系,不存在人事、行政關系。倪建慶與飛云建設之間更無合同關系可言,他是與李文羽發生部分工程承包關系,而田雄飛是倪建慶的雇員。
      對此,曹云飛委屈地告訴《浙商》記者:"既然倪建慶、田雄飛與飛云建設之間沒有任何的內部關系存在,他們怎么可以代表飛云建設呢?退一萬步說,即使李文羽代表飛云建設,但本案的兩張欠條又不是李文羽出具的,也沒有得到過李文羽和飛云建設的追認。兩個人出具欠條的行為根本不構成表見代理,既無飛云建設的授權,又未加蓋過飛云建設的任何公章。"
      浙江中南集團卡通影視有限公司常務副總經理沈玉良,之前是中南建設集團董事長吳建榮的秘書,負責公司法律工作。他告訴《浙商》記者說:"構成表見代理得具備很多條件,比如項目經理是建設公司正式員工,或者項目經理獲得法定代表人的授權書等。因為項目經理同時還有個人身份的,他得舉證證明自己的行為是代表建設公司的。所有的簽字都要有依據,如果是假合同就是合同詐騙。"
      2010年2月8日,當時審理此案的縉云縣人民法院審判長李衛文對《浙商》記者說:"如果飛云建設不服判決,可以通過法律途徑上訴。他們揚言說要上告中紀委,真是亂彈琴。"
    同日,浙江六和律師事務所合伙人、浙江省直律師協會建筑與房地產專業委員會委員葉飛對《浙商》記者說:"對整個案情我們目前還沒有完全掌握,但我們初步認為本案判決失當,準備申請抗訴。
    如何防范項目經理"出軌"?
      曹云飛擔憂的是,建設公司的命運完全掌握在項目經理手上了。其實,曹云飛頭痛的問題,也是業界共同面對的難題。
      浙江省建筑業行業協會在2009年對全省建筑業如何實現轉型升級做了調研,對浙江省建筑業存在的問題就有這樣的分析:
      項目經理與企業法人的法律責任模糊。項目經理掛靠、隨意流動問題嚴重。一些項目經理在某些情況下不僅不承擔法律責任,反而鉆空子、卷款潛逃,給工程建設和社會穩定留下了嚴重隱患。
    浙江省建筑業行業協會副會長、五洋建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陳志樟曾專門為此寫報告反映過。"這樣的事情不僅飛云建設遇到過,整個浙江省的建筑企業都碰到過這樣的問題。"他對《浙商》記者說:"這是很不合理的,究其原因是我們的司法體制不健全。各地司法理解不一樣,對欠條的界定模棱兩可,大部分法院認為項目經理的欠條就是公司行為。"
      浙江省建筑業行業協會副會長單位、廣廈建設集團有限公司總經理王嘉琳也向《浙商》記者訴苦:"建設公司都碰到過這樣的問題,所以說建設公司運營是很難的。事實上,項目經理往往是分散型的,今天這里有項目便在這里,明天那里有項目就在那里。有些素質差的項目經理今天把借條寫出去,明天走掉了,他們在外面寫出去的欠條我們也得去認。"
      浙江榮盛建設發展有限公司董事長潘云峰也曾碰到過類似事情,給他們造成了300多萬元的直接損失。他對《浙商》記者說:"項目經理素質參差不齊,對于建設公司來講這種事情很平常。目前法律確實存在漏洞,各地法院系統評判標準也不一樣。只要項目經理寫了名字打了欠條,要鑒定是很難的。"
      項目經理可以是建設公司的員工,也可以由項目承包者雇傭,這相當于直營店與加盟店。自從吃了虧以后,榮盛發展就開始培養自己的項目經理,組建信得過的團隊去管理工程,而減少加盟型的項目經理。對于加盟型的項目經理,榮盛發展采取更為嚴格的篩選方法,原則上不接受不熟悉的項目經理。除此之外,榮盛委托了兩家律師事務所作為長期顧問,對合同嚴加管理,并在公章、授權書等細節方面作了諸多規定。
      對于項目經理的監管,各家建設公司也是"八仙過海,各顯神通"。五洋建設如今也有一套嚴格的防范監管措施,陳志樟對《浙商》記者說:"大部分項目經理一開始也不會這樣做,往往是虧本了才出此下策。引進的項目經理,人品一定要好,而且要有相當的資金實力。"
      針對項目經理的經濟往來,廣廈建設集團有嚴格的審批制度,并且聘請法律顧問對所有合同查漏補缺。王嘉琳向《浙商》記者透露:"如果項目經理*dou出軌*dou,我們會扣留工資,或者報案。"在中南建設,對于印章有一系列管理措施。沈玉良對《浙商》記者說:"要保管好項目部的印章,項目經理還必須把所有的財產都抵押給建設公司。"

    下载日本免费的色情大片,亚洲国产在线视频中文字,日本毛片的免费高清视频,爱滋初体验在线观看完整版

      <rp id="h2vzy"></rp>
      <dd id="h2vzy"><noscript id="h2vzy"></noscript></dd>
      <em id="h2vzy"><acronym id="h2vzy"><u id="h2vzy"></u></acronym></em>
      <tbody id="h2vzy"></tbody>